情感的生长如基因的替换,敏感和淡薄共同存在于一株个体上。我用最苛刻的条件筛选出具有怜爱之心的人,作为同伴,亦或是敌人。我接纳你,以片刻的热情,用难以启齿的条件贿赂自己。我拒绝你,严密的铁网外是暗涌沉重的死海,是赤道上空讽刺的低温。我把蓝色涂料倒进海水,我是死海海域的漏网之鱼。 ​​​

全文链接
 
 
 
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