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我是鱼,正在被人类被疯狂捕捞屠杀,即使很努力地战斗,对于阻止捕捞保护家园还是力不从心。
黑鲤鱼在鱼群中格格不入,风评一直不好。战乱中她得到一颗神女给的种子,能够拯救我们,代价是黑鲤鱼从此更改乡音,背井离乡,背负罪名至死不得回到这里。黑鲤鱼带着种子突破重围,将种子在浅水洼中埋下。
追杀到了。人类嘲讽我们不自量力。正要将我们一网打尽时,种子骤然光芒大盛,长大,发芽抽枝,瞬间成为一颗参天大树,水洼也变成了湖泊。
时光扭转,人类被驱逐出鱼群的领地,再也不能踏入一步,被破坏的生态都恢复如初。欢呼庆祝的鱼群里唯独不见了黑鲤鱼。没有鱼想起她。没有鱼记得她。

全文链接
 

情感的生长如基因的替换,敏感和淡薄共同存在于一株个体上。我用最苛刻的条件筛选出具有怜爱之心的人,作为同伴,亦或是敌人。我接纳你,以片刻的热情,用难以启齿的条件贿赂自己。我拒绝你,严密的铁网外是暗涌沉重的死海,是赤道上空讽刺的低温。我把蓝色涂料倒进海水,我是死海海域的漏网之鱼。 ​​​

全文链接
 

我渴望圆满,梦中遍地是金黄的太阳,又深知嘈杂混乱才是常态。但又不能称之为混乱,这种强硬的法则贯穿在每个人胸口,相互交织又四散分离。它们没有尺度,每个人都以自己为起点,试探摸索,在节点宣誓欢呼,在岔口质疑谩骂。因此我准备好的厚厚的真理,也从不适用于你。 ​​​

全文链接
 

道德绑架一词可算是绝妙的说辞。
我承认这确实有道德绑架的意味,在我眼里请求你做的事情并不影响你的利益,实实在在的“举手之劳”。我希望你能做这件事不是因为她对你好,你必须为她做,而是我确实抽不开手来做。然而在她面前时,你从不拒绝这样的事。这让我迷惑,是我让你感到抵触,还是你确实只愿意在她面前表现得热情。
“请不要道德绑架我。”
接受恩惠是理所应当,因为你是接收方,并非出于主观意愿受到关爱照顾。你没有责任也没有义务来帮助她的请求。 确实是。但这置人情于何地。由这件小事谈世间良善或许过于郑重,但我因这一句话思考了很多,例如我自身,例如人性,媒体,道德的含义。
恕我愚钝,最终也没思考出什么正道真理,只觉心头空...

全文链接
 

我渴望圆满,梦中遍地是金黄的太阳,又深知嘈杂混乱才是常态。也许称不上混乱,这种强硬的法则贯穿在每个人胸口,相互交织又四散分离。它们没有尺度,每个人都以自己为起点,试探摸索,在节点宣誓欢呼,在岔口质疑谩骂。因此我准备好的厚厚的真理,也从不适用于你。

全文链接
 

在头脑里膨胀的欲望
妄图吞下一切
呼吸的每一口空气
闪烁的每一颗星星
每一像素的灰色天空
每一双惊惧的眼睛
每一处在昏暗角落腐烂发酵的垃圾

不够 远远不够
我想要世界一切的幸运与污秽
我想要吞噬所有的物质和情感
没有容身之处
欲望膨胀挤压着这个世界

全文链接
 

即兴2018.2.13

        山林头顶的太阳猛烈热辣,阳光几乎是竖直倒下,树木拥挤茂密,挤挤攘攘阳光透不过一丝缝隙,地底处自然是阴暗冰凉。
        但树总会找到生机。
        你抬头望去,树木顶上那薄薄的生有一层蜡质的叶子,在阳光照耀下闪着可喜的光。一片,两片,千片,万片,叶子在密林的上空迎着风闪闪发光。它们闪烁着,比满天星光更璀璨,比一千个太阳更热烈。
   

全文链接
 
 
 

人类必须承认自己的卑微弱小,即使开拓了土地、天空、海洋,在广袤宇宙的进程中,我们仍然是无知幼小的婴孩。我们有进军太空的勇气,身躯却软弱无力。但这一点点勇气,始终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先驱,拆下肋骨当作火把,高举过头顶点亮茫茫黑夜。前方是未知的浓雾,后方是千万年来被欺压的恐惧。积攒的不甘在胸腔汇聚。人类选择了前进。
我相信胸腔澎湃的力量,不仅来自人类不屈的脊梁,还有在这个科技高速发展的社会中,摇摇欲坠的信仰。那是大地的光。

全文链接
 

我独自冒着冷
去薄霜铺地的林子里
为听鸟语
为盼朝阳
为寻泥土里渐次苏醒的花草
但春信不至 春信不至
我是如此单独而完整
在无数个夜晚
我独自顶着冷风
伫立在老橘树下的桥头
只为听一曲夜莺的哀歌
我倚暖了石栏上的青苔
青苔凉透了我的心坎
但夜莺不来 夜莺不来

                             ...

全文链接
 

都说人生在世少不了亲人
他们无私
而热心
雨中撑伞 雪里送炭
在冰冷的夜里
也有人在尽力分担凄苦

然而一旦揭开了面具才发现
他们再热心
不过是冷漠的掩饰
他们抛开你求助的手
他们泼来滚烫的讥讽

亲爱的自己――我唯一的亲人
你要忍受的不仅仅是彻夜孤独
还有世人常情的指责

全文链接
© |Powered by LOFTER